首頁 >> 麻百科 >>大麻(漢麻) >> 被資本炒熱的工業大麻
详细内容

被資本炒熱的工業大麻

監管層頻頻潑下的冷水,并沒有澆熄工業大麻概念股的熱火。

自今年初以來,受國外工業大麻合法化消息影響,工業大麻一躍成為今年A股最熱概念板塊之一。截至4月19日,Wind工業大麻指數年內漲幅已達175.53%,遠遠跑贏大多數概念指數。

二級市場的狂熱持續向產業鏈上游蔓延。自2月初起,工業大麻板塊就平均每個月新增超10家企業。截至4月19日,同花順數據收錄的45家A股工業大麻概念股上市公司中,股價實現翻番的個股已經超過10只。

市場熱情高漲,地方政府也對工業大麻表現出極大熱情。目前,國內已對工業大麻種植和銷售出臺相關規定的省份僅有云南省和黑龍江省,正在代擬文件的吉林省有望成為第三個省份。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宣布在這三個省份開展工業大麻業務的企業多為藥企,重點圍繞工業大麻中大麻二酚(CBD)的提取和應用進行布局。

大麻二酚(CBD)是大麻植物中主要的非成癮性成分,具有鎮痛、抗炎、抗痙攣等醫療效果,在生物醫藥、食品、化妝品等領域具有很好的應用前景。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亞麻大麻研究室副主任趙立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如今已有多個國家宣布對CBD應用解禁,市場空間有望突破100億美元,對企業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當前國內的大麻市場既有實際發展動力,也有較大的炒作成分。”


CBD解禁潮

這一輪工業大麻產業熱潮中,焦點成分大麻二酚(CBD)的潛力主要在于醫藥保健和食品添加方面的應用。根據國內政策,工業用大麻僅限于纖維和種子,從未被批準用于醫藥和食品添加。

國內對工業大麻的監管標準,自1985年起即與國際公約《1961年麻醉品單一公約》的規定保持一致。

根據國際標準,大麻中致幻成癮的毒性成分四氫大麻酚(THC)含量大于0.5%的大麻被稱為毒品大麻,大于0.3%小于0.5%的大麻被稱為中間型大麻,只有THC含量低于0.3%的大麻才被視為工業大麻(又稱漢麻)。這類大麻被認為不具備毒品利用價值,在國際上廣泛用于紡織、造紙、食品保健、化妝品、生物醫藥、建材等行業。

目前,全球共有約30個國家種植工業大麻。其中,中國是最大的工業大麻生產和出口國,占據大約全球工業大麻種植面積的一半,提供了全球近1/3的工業大麻產量。在國內工業大麻產業用途中,紡織占據大麻產業的3/4產值。

“中國工業大麻的種植歷史已有6000多年,如今也是全球領先的工業大麻種植、處理、加工及出口國。”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三級研究員粟建光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目前工業大麻已知的800多份種子資源中,已有幾十個品種投入現代化工業生產利用。

靠近國內監管紅線的工業大麻,主要是提取大麻中的大麻二酚(CBD)應用于食品和醫藥領域。過去,由于四氫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的化學式極其相近,曾一度被認為是同一種物質,因此CBD一直在大多國家的受控藥物名單中,甚至被當做毒品看待。而在近幾年,化工科學證實CBD無成癮性且具備藥用價值,提取技術也已發展到了能夠實現THC與CBD分離的水平。

自2017年起,一場全球范圍內的CBD解禁潮出現。2017年,新西蘭、德國、巴西、阿根廷不同程度地宣布醫用大麻合法化,對CBD產品解禁。2018年1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將大麻二酚(CBD)從“違禁物質清單”中刪除的規定正式生效;6月,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認定,CBD不具備成癮性且具備醫用價值;12月,美國通過《農業法案》,CBD在全美50個州合法化。隨后,英國、以色列、韓國、泰國等多個國家紛紛開始對大麻做出不同程度的解禁。

去年底,針對《1961年麻醉品單一公約》中CBD和CBD制劑的禁令,世界衛生組織也提交了“將CBD和CBD制劑從國際藥物管制公約中剔除”的建議。“若建議被采納,中國作為該公約的締約國,可能也會修改CBD應用的相關禁令。”興業證券分析師李躍博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自今年國內工業大麻概念股一路走高后,監管層對工業大麻的用途與審批再三重申加嚴,但市場僅短暫降溫后再次熱度上漲。李躍博認為,在全球工業大麻逐漸對CBD解禁的大背景下,對國內政策利好的預期仍然是市場走勢不斷上揚的關鍵因素。

“目前,歐美國家已經有相當多數量和種類的CBD藥品、食品、保健品、化妝品在市場上銷售。”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亞麻大麻研究室副主任趙立寧表示,“作為科研人員,我們支持全國工業大麻合法化,堅定反對娛樂大麻(毒品)合法化。支持加強風險管控,在適當時期對大麻CBD藥用解禁。”


牌照收緊

國內禁令尚未解除,概念板塊已被炒熱。為給市場降溫,監管層進一步收緊了牌照審批。

在國家禁毒委發布的《關于加強工業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各省加強工業大麻許可的審批,對過往批準的許可也要重新審定,嚴格規范工業大麻產業。

而在國內最早對工業大麻種植和銷售出臺規定的云南省,截至2018年12月底,已頒發了45張《云南省工業大麻種植許可證》,6張《云南省工業大麻花葉加工牌照》,分別是漢康、漢木森、拜歐生物、漢素、峨山五行以及農科院。

“牌照是企業入局工業大麻的關鍵。”李躍博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受新政影響,已持有工業大麻牌照的企業身價上漲,市場上的牌照價格也開始走高。 “從行情來看,現有的工業大麻種植牌照報價1000萬~2000萬元,花葉加工牌照報價為11億~16億元。處于前置許可階段的工廠,報價估值在2億~6億元,估值高低主要取決于產能高低、申請進度、建設進度以及技術水平。”

“種植牌照和加工牌照的門檻不同,尤其在CBD提取方面布局的企業,只有種植牌照沒有加工牌照是無法進行提取操作的。”農科院麻類研究所研究員粟建光透露。

根據云南省2010年頒布的《云南省工業大麻種植加工許可規定》,工業大麻種植許可證和加工許可證均由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審批頒發和監督管理。其中,申請領取工業大麻種植許可證從事工業原料種植的,要求申請主體是工業大麻種植、加工企業,具備“工業大麻種子由經過許可的繁種種植單位或者個人提供”“種植面積不少于100畝”“種植地點距離旅游景區和高等級公路1公里以外”“有臺賬管理制度”四項條件即可。

而申請領取工業大麻花葉加工許可證,則要求具備“有不少于2000萬元的注冊資本”“有原料來源、原料使用、產品種類、產品加工的計劃”“有專門的檢測設備和儲存、加工等設施和場所”等條件。

高門檻的硬件設施是造成加工牌照審批成本高的關鍵因素。趙立寧分析,綜合土地成本、設備成本和人工成本來看,有廠房的企業嘗試加工需幾千萬起步,規模稍大成本就需上億元。

此外,工廠的生產進度、工藝方案和加工規模也決定了成本收回速度。粟建光認為,很多企業希望涉足CBD提取行業,提取技術是否合規,需要看禁毒部門最后的驗收發證判斷。同時,工廠提取工藝的差異決定CBD提取的純度,生產效率也是影響成本的重要因素。

政府嚴控加工牌照,與大麻提取過程中的潛在風險相關。粟建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即使工業大麻原料中THC含量低于0.3%,進入工廠提取環節時也能夠提取出純度很高的THC成分。“工廠在CBD提取生產過程中,完全存在從中提取THC作為毒品原料的可能性。因此,工廠整個生產流程必須由公安部門嚴格管控,從各個環節無死角進行公安聯網監控,生產過程完全透明。”

隨著CBD的提取應用市場升溫,新入局企業也以藥企為主。粟建光認為,大型藥企的入局能夠給工業大麻產業提供資本支持,但關鍵在于上市藥企成熟的管理制度能夠在CBD提取、新藥研發和銷售環節提供重要支持。“CBD作為一種制藥原料,重點在新藥研發。國際上CBD制藥尚處于起步階段,但市場需求量很大。伴隨技術發展和解禁步伐加快,將迎來爆發式增長,市場規模將達百億美元。”粟建光說。


地方涌動

此輪工業大麻熱潮下,以CBD為焦點的廣闊市場前景也成為地方政府嘗試布局工業大麻的動力之一。

4月5日,雄岸科技發布公告,稱已在黑龍江取得大麻種植、CBD提取、食品、飲料、保健品及化妝品原料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檢測服務、商品進出口服務等多項經營許可。根據協議,雄岸科技將與黑龍江省撫遠市政府攜手,共同打造漢麻種植、研發、加工、營銷全產業鏈發展格局。

從地方政策來看,工業大麻產業已被納入黑龍江省未來重點發展產業之一。去年3月,《黑龍江省漢麻產業三年專項行動計劃》出臺,漢麻產業被列為黑龍江省新增長領域的培育對象,計劃到2020年將黑龍江省打造成國內甚至全球最大的漢麻產業基地。

“目前,黑龍江剛處在政策窗口初步階段,雄岸科技選擇在此布局,擁有政策調節優勢,也有更多的機會和空間去探索和試錯。”興業證券分析師李躍博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此外,尚未正式放開工業大麻種植加工的吉林省,在去年8月透露放開意向后,也吸引了多家企業投資合作。

今年1月,吉林省農業科學院與紫鑫藥業荷蘭FC公司合作成立吉林省麻類工程研究中心,簽訂《工業大麻合作研究協議》,嘗試將工業大麻產業作為吉林省的新經濟增長點。4月,通化金馬公告與吉林省農業科學院、通化市二道江區人民政府共同簽署《工業大麻合作項目協議》,表示計劃在3~5年內,將種植大麻的CBD含量提升到10%以上,研發經費3838.32萬元。公告發布后,尚未取得工業大麻種植許可證的通化金馬也迅速迎來多個漲停。

吉林省公安廳對外宣稱,《吉林省委吉林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強新時代禁毒工作的意見》正在代擬中,工業大麻管理規范將作為一項重要內容納入其中,下一步將參照云南省做法,以政府令形式出臺吉林省工業大麻具體管理規定。

“東北地區具備發展工業大麻的土地優勢,廣闊的市場前景也是地方發展工業大麻的重要動力。”趙立寧表示,黑龍江和吉林土地平坦廣闊,農業機械化程度高,有利于開展大麻規模化種植。同時,東北地區在土地、人力方面成本較低,企業在政策窗口期布局也能享受更多優惠。

在國內工業大麻產業中,云南省是全國至今唯一以法規形式允許并監管工業大麻種植的省份,也是最早涉足CBD提取研發的省份。

早年間,云南省野生大麻資源豐富,當地少數民族有大麻種植習慣,麻類被作為一種經濟作物廣泛種植。政府監管難度大,存在毒品大麻泛濫情況,路邊隨處可見大麻吸食者,政府單純管控難以完全鏟除,遂通過改種工業大麻進行轉化。“云南省觀念先行,立法先行,對國內工業大麻產業發展具有示范作用。”粟建光表示,“云南推行規范化管控已有十多年,民眾認知到位,大麻產業的法律和政策條件也最成熟。”

自2010年起,云南省施行《云南省工業大麻種植加工許可規定》,工業大麻的年種植面積達十余萬畝,遍及昆明、玉溪、麗江、西雙版納等13個州(市)的38個縣(市、區)。如今,云南省工業大麻的種植企業和單位已有三十余家,且最早一批獲得工業大麻加工許可證并能實現CBD量產的四家企業均在云南。

幾年間,迅速成長為億元產業的工業大麻對云南本地經濟發揮了積極作用。云南省農科院經濟作物研究所大麻研究中心研究員、首席科學家楊明介紹,在云南境內,尤其是在緯度24——30度的高海拔的山區(1500米~2500米),只能種植玉米、蕎麥等少數經濟作物,經濟收入極低。而工業大麻的種植能為農戶帶來差不多一畝2000元以上的收入,遠遠高于其他農作物。

此外,CBD市場的興起還將帶來更大利潤空間。趙立寧給《中國新聞周刊》算了一筆賬:當前,全球市場上CBD價格根據純度為4萬~7萬元/公斤,用于CBD提取的大麻品種CBD含量在0.7%~1%, 一畝地生產大麻花葉120~200公斤,CBD提取率按0.5%~0.7%計算,一畝地在低時能提取CBD 0.6~0.84公斤,高時能達到1~1.4公斤。換言之,用于CBD提取的工業大麻用地產值最低也可達2.4萬元一畝。

“未來5~10年,云南省工業大麻的產值(包含種植和工業提取)將可以從目前的億元左右增長成為一個超百億元產值的朝陽產業。”楊明表示。


資本風口

截至今年初,全球已有41個國家宣布醫用大麻合法,超過50個國家宣布了CBD合法。國際解禁加速,工業大麻概念持續發酵,已成為資本競相入場的風口。

據歐睿國際的數據,2018年全球合法大麻市場規模約120億美元。根據 Canopy Growth 測算,潛在的全球工業大麻市場規模達 5000 億美元。英國雅虎財經和Brightfield Group發布的一份新報告也指出,未來幾年,歐洲大麻和大麻二酚(CBD)市場將呈指數級增長,到2023年,大麻行業增長將超過2400%,CBD增長將超過400%。

在大麻產業成熟度高的云南省,國內龍頭資本已經展開布局戰。位于云南省東北角的曲靖市,成為順灝股份、龍津藥業、康恩貝等多家上市企業布局工業大麻的共同選擇。

在2月率先入局的順灝股份第一期種植面積為1000畝,意在將大麻+電子煙作為新突破口,已簽訂種子購買協議且種植土地已翻地并做好了種植的準備工作;3月入局的龍津藥業則宣布,2019年規劃種植面積超過1萬畝;押注最大的康恩貝則宣布,旗下3家公司共獲得2.4萬畝工業大麻種植許可。

由于同為CBD布局,這三家企業選擇的種子均為“云麻7號”。粟建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云麻7號種子的CBD含量在0.8%~0.9%,也是目前主要使用的CBD提取用大麻品種。

“今年的云麻7號種子已經供應完畢。”云南省農業科學院經濟作物研究所教授楊明透露,今年計劃種植的面積增長較大,種子已經供不應求。考慮到產業下游工廠對CBD的提取生產能力有限,政府已經在有意控制今年的工業大麻種植審批。

CBD市場的蓬勃,也加速了CBD提取用大麻種子的迭代。“目前,云南省已有CBD含量1.33%的品種準備投入生產。”粟建光透露,“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與漢麻投資集團合作,已經培育出CBD含量高達3.6%,6%,甚至8%~10%的品種,正在抓緊落地。”

實際上,剛剛掀起種植熱潮的國內市場,在種子資源方面尚與國際上存在較大差距。

“國內主要種植的工業大麻CBD含量在0.9%以內,而美國高含量CBD品種已接近16%。”粟建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麻品種的CBD含量較低,意味著要付出更多的種植、加工和污水處理成本。這一現狀也導致國內開發的CBD經濟效益差,國內大麻企業缺乏競爭力。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依靠國內眾多領域技術力量,加大科研投入,聯合攻關育種。

(轉自中國新聞周刊)

技术支持: 天天向上(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一波中特大公开